• <video id="0nsqu"><nav id="0nsqu"></nav></video>
  • <rp id="0nsqu"><meter id="0nsqu"></meter></rp>

      <cite id="0nsqu"></cite>
        返回首页
        庆祝改革开放40年CURRENT AFFAIRS
        庆祝改革开放40年 / 正文
        无悔的选择

          “我想到专门履行中央银行职能的中国人民银行工作!”时光虽已穿越34年,但誓言犹在耳边、情景历历在目。

          1984年国庆之夜,我们十几个尚在银行学校读书的同学,相约到越秀山公园观礼花晚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35周岁华诞祝福,畅谈人生理想,憧憬美好未来。五光十色的烟花映着我们稚气未脱的脸,激情澎湃之时,王同学站起来振臂一呼:“再过几个月我们将毕业分配工作,我提议今晚每个人都许个心愿。”

          “我要到基层去,为金融事业奉献自己的青春。”“我想从事信贷工作,支持农村发展乡镇企业,让农民早日富起来。”“我要回老家营业所工作,让村里人到银行贷款再也不难。”

          同学们的誓言五花八门。当时我心里琢磨:我该选择什么样的未来?邓小平同志说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业正一日千里蓬勃发展,但需要加强规划和管理。1983年9月,国务院发文决定设立中国工商银行,承接一般性存贷款业务;中国人民银行专门行使中央银行职能。1984年省以下机构正在分设,需要大量毕业生,这对我来说应该是个机会。想到这里,抬头一看大家都已经把心愿许过、眼睛都正望着我,就等着听我的豪言壮语了。

          “我想到专门履行中央银行职能的中国人民银行工作!”我庄重许下的心愿却让大家一头雾水,因为当时毕业生实行计划分配,我学的是农村金融专业,要调整分配方向是不太现实的。

          那一夜星光灿烂,那一夜欢乐无眠,我们相约许下心愿。我选择央行,只为理想。

          1985年7月,几经周折,我如愿地调剂分配到中国人民银行梅州分行(后改称中心支行)工作。记得报到那天,行长语重心长又不失关爱地对我说:“小李呀,人民银行是清水衙门,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哦。”我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证明行长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当时地市和县人民银行与工商银行刚刚分设,很多骨干和年轻同志选择去了工商银行。而专门履行中央银行职能的人民银行,新招的员工对业务不熟悉,社会各界对央行的职能也不太了解,专业银行和保险公司也不适应来自“同行”的管理,中间还需要协调地方政府等部门管理,工作起来确实不顺畅。而那些到专业银行工作的同学,不仅待遇高而且还有许多好处,相比之下,我当时那种感觉就像牛刀初试锋芒受挫。

          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大幕,我们国家从计划经济到商品经济、市场经济,与之相配套的一系列改革,对于社会各行各业,人们的价值观、工作方式、生活方式的影响都是划时代的,或者说是革命性的。随着金融改革不断深入,金融体系不断壮大,金融立法也迈出实质性步伐,1986年1月国务院颁布了《银行管理暂行条例》,人民银行管理金融终于有法可依,对外履职开始渐入佳境。时光如白驹过隙,一眨眼,今年迎来了改革开放40年,人民银行建行70周年,我也在基层央行坚守了30多年。回首峥嵘岁月,我经历了金融的大改革、大发展,银行体系日臻完善,证券保险从无到有;我也参与了金融大治理,清理“三乱”、查处高息揽储、城市信用社停业整顿、农村信用社改革;我也见证了金融法治化进程:《中国人民银行法》等金融大法的颁布和修改、央行职能的数次调整、三会的设立……几经沉浮,道出了一个伟大的历史事实:只有改革开放,才是金融发展稳定的唯一出路。

          沧海桑田,不改坚守初衷。我先后在货币发行、计划资金、调统、办公室等部门工作,最难忘的是每年12月31日进行的年终结算,经常在岗位上辞旧迎新、披着新年第一缕阳光回家。清欢的日子充实而美好,我从普通办事员一步一个脚印成长为地市中心支行主要负责人。越秀山上许下的初心,山区金融改革发展的需要,留住了我的脚步;普惠金融的呼唤,拥抱着我的梦想。2010年的一次调研,震撼直入灵魂,让我重新思考基层央行的履职理念和方式。

          那一天,我率人民银行与农业银行、邮储银行、农村信用社组成的调研组,到梅县丙村镇实地研究“三农”金融服务工作,论证银行卡助农取款的可行性。在农行办事处营业厅,一位60多岁的阿婆带着孙子排队取款,我便与她随意聊了起来。她说家在20公里外的雁洋镇南福村,政府的种粮补贴、低保等都直接转入银行卡,因为镇里没有农行的网点,所以经常要坐公交车或摩托车到这里来存取款。来回一趟,不但要花路费15元,而且要误工大半天时间,说着说着露出一脸无奈。我又接着了解她家的生产情况。她说现在国家政策好,儿子一家养鱼和种柚子树,家境还可以;如果临时资金周转有困难,主要靠亲友之间相互转借解决,当然也想扩大种养规模,就是缺少资金。我说可以到银行信用社贷款,她说贷款要抵押且手续繁锁,不容易。我和阿婆的对话让在场的人面面相觑。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次看似平常的调研,让我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央行人要胸怀大局,以大金融、大视角思考金融资源分配问题,以大服务推动央行对外履职方式和观念的转变,而不要拘泥于一些微观权力上的分配。2011年1月,我担任梅州中支主要领导职务,经常把办公桌和党委中心组理论学习会搬到田间地头,研究解决农村最基础的金融服务问题,在广东省率先开设助农取款点,率先在行政村设立乡村金融服务站,率先建立农户征信评级服务系统,解决农村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被广东省领导概括为扎根基层、服务下乡、征信入户、社会管理“四位一体”的“梅州农村金改”模式。2012年以后,梅州升级为国家农村金融改革综合试验区、全国农村信用体系建设试点市、全国“两权”抵押贷款试验区,金融服务不断推陈出新。农户都感慨地说,种了一辈子的田,第一次用农田抵押借到了款,第一次通过互联网筹资销售……

          2017年8月25日,我依依惜别熟悉的大楼和同事,天边挂起一道亮丽的彩虹。有人问我:“你如此热爱家乡,在基层央行坚守30多年,有多次到大城市工作的机会,也有几次调离到其他单位高就的机遇,但你都一一放弃了,如今已五十好几岁了,按照制度要求,却最终还是不得不离开故土,交流到毗邻地区任职,你后悔过吗?“是呀,我后悔过吗?”今天我站在南海之滨的潮汕平原,遥望北归的大雁,轻声地问自己。此时此刻,我又回想起2012年8月广东省领导到梅州市征信中心调研时的情景,省领导紧紧握着我的手说:“感谢人民银行,你们替地方政府办了一件大好事、实事,农户征信系统不仅破解了‘三农’金融服务难题,还成为一种新的社会治理模式。要认真总结,加快推进。”步入新时代,中央又吹响了振兴乡村的号角,我的眼前再次浮现那道炫丽的彩虹和那一晚的灿烂星空,我坚定地对自己说:“共产党人的选择从来就没有后悔两字!”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
        亿游2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