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0nsqu"><nav id="0nsqu"></nav></video>
  • <rp id="0nsqu"><meter id="0nsqu"></meter></rp>

      <cite id="0nsqu"></cite>
        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总理考察三大行释放了什么信号

          新年伊始,一则消息引人瞩目。

          1月4日,李克强总理接连考察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普惠金融部,并在银保监会主持召开座谈会。总理强调,要加大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的力度,进一步采取减税降费措施,运用好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工具,支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

          消息虽短,但信息量很大。

          首先,总理一天考察三家国有大行的普惠金融部,这在其以往行程中是不多见的。为何在行程紧张的情况下,要去三家国有大行、专门考察大行的一个部门——普惠金融部?

          2017年3月5日,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促进金融机构突出主业、下沉重心,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防止脱实向虚。鼓励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国有大型银行要率先做到,实行差别化考核评价办法和支持政策,有效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作为对党中央、国务院重要决策部署的积极响应,建行率先于2017年4月11日成立了总行层面的普惠金融事业部。紧随其后,4月12日,工行在总行成了普惠金融业务部;6月20日,中国银行也举行了普惠金融事业部揭牌仪式。

          此次考察的三家国有大行普惠金融部,分别依托各自在金融科技、信贷工厂、专业服务等方面的独特优势,为小微、三农、双创及扶贫攻坚等群体提供金融服务。总理专程考察,不仅是对这几家国有大行过往在普惠金融方面所作贡献的肯定和鼓励,也是对普惠金融部在当前及今后服务民企与小微企业、缓解融资难和融资贵方面再接再厉的督促和鞭策。毫无疑问,作为国有大行,当前必须肩负起大行的社会责任,遵循国家战略,服务实体经济,不断探索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可持续发展的普惠金融商业模式,在缓解民企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上,再作贡献,再创辉煌。

          其次,总理在考察结束后,专门召开了座谈会。为何座谈会没有选择在国有大行召开,而是落脚银保监会?

          目前,银保监会是间接融资方面的重要监管机构,而缓解民企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虽然需要大力发展直接融资,通过发行股票和债券等方式,直接为企业输血,但更需要银行信贷的大力支持。而要推动商业银行加大信贷支持力度、更好地服务民企和小微企业,就离不开银保监会制订具体的监管政策,采取有效的监管措施。显然,总理在考察完三家国有大行后,选择在银保监会召开座谈会,既有对银保监会工作的肯定,更是希望银保监会能集思广益、想方设法,用更好的政策,推动商业银行更多支持民企和小微企业。

          再次,总理主动发声,再次强调财政和货币政策要继续发力。

          刚刚过去的2018年,财政减税降费措施频出,货币政策也是实招不断。进入2019年,财政货币政策该如何作为?总理用“要加大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的力度,进一步采取减税降费措施,运用好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工具,支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进行了定调。

          从上述表述不难看出,今年财政和货币政策都会采取逆周期调节的方式。

          财政政策方面,减税降费的措施将会进一步推出,以便切实为民企和小微企业减轻负担,降低成本。正如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指出的,“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

          货币政策方面,总理明确提出要“运用好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工具”。众所周知,在业内普遍看好央行春节前再次降准之前,央行率先宣布调整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标准。1月2日晚间,央行宣布,自2019年起,将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小型和微型企业贷款考核标准由“单户授信小于500万元”,调整为“单户授信小于1000万元”。这一调整,无疑有利于扩大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优惠政策的覆盖面,引导金融机构更好地满足小微企业的贷款需求,使更多的小微企业受益。这也是央行对前不久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的要“完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的贯彻落实。同样,就在总理此次强调不仅要运用好定向降准工具,还要运用好全面降准工具后数个小时,央行随即宣布,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不仅再次体现出央行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以及对党中央、国务院战略决策的快速响应,也完美阐释了总理的表述。

        责任编辑:赵乘锋
        u彩娱乐登陆